绵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中医炁针结合经方治疗耳聋耳鸣

www.tgyhc.com2019-08-01

  4dac801f36aa0265770bf98914ec88b6.jpeg

  讲者简介:刘国轩,号长生,字光彪,江西赣州人,北京济民中医医院院长,先后出席北京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大型医学学术会议,且“中医药治疗糖尿病技术应用”成果荣获“中医药科技创新奖”,并纳入“国家中医药科技成果推广项目”。

  他历经三十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积累了丰富的中华中医精髓,独创针疗法,誉为针创始人,对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半身不遂、肿瘤、顽固性风湿、类风湿、痛风、股骨头坏死、强直性脊柱炎;各种胃病、肝病(酒精肝、脂肪肝、乙肝大小三阳、肝囊肿、肝硬化、肝腹水、胆囊肿、胆息肉)、妇科疾病、慢性鼻炎;颈、腰椎病,骨质增生、头颈肩背腰腿痛等常见病多发病疑难杂症研究造旨较深,使各种顽疾沉疴立起,深得患者亲睐。

  颜大夫推荐

  刘师独创针疗法,临床常以针结合经方治疗各种疾病。对于耳鸣耳聋的治疗,研习了历代医家学术思想,更参以现代解剖学,大道至简地选取了翳风穴、上关穴(蝶骨穴)、下关穴为主穴,在临床上辨证审因对证施治,配合经方针药并用,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话不多说,下面就让我们一睹为快吧!

  录音原文翻译稿:

  各位老师晚上好,今天我给大家讲中医针结合经方治疗耳聋耳鸣。

  知是行之时,行是知之成,听到了不等于知道,知道不等于理解,理解不等于会用,会用不等于愿意用,愿意用不等于常用。

  就耳聋耳鸣来说,它是感觉性疾病、功能性疾病。那针又如何治疗呢?疗效又如何呢?

  耳聋耳鸣,因病情较为复杂,临床医师常常因此而棘手,诸多医生认为人之所以耳鸣、耳聋,皆以为肾虚或神经病变所致,其实不然。然亦有因气闭、气虚而患者;有因心衰、心阳不足而患者;有因风疾而患,有因火郁而患;有因痰疾而患等不可一概论也。若欲无此患,盖亦不使肾至于虚,且不使气、不用心可也。基于此,我深入研究学习历代医家对耳聋耳鸣的学术思想,与现代医学解剖学结合起来,掌握了更多的医学理论依据,便于针结合经方的临床诊断和治疗。

  一、历代医家对耳聋耳鸣的学术思想

  凡耳聋、耳鸣、耳聍、耳痛,皆因“太阳入耳听损聪,气滞多时耳必聋,鸣是风与气相击,痛应脑户有邪风,肾热郁蒸停耳患,日深疼痛出稠脓,不有稠脓非此患,只缘滴水入耳中。”

  《素问玄机原病式六气主病火类》中论述:

  “耳鸣有声,非妄闻也。耳为肾之窍,交会手太阳、少阳、足厥阴、少阴、少阳之经。若水虚火实,而热气上甚,客其经络,冲于耳中,则鼓其听户,随其脉气微甚而作诸音声也。《经》言:阳气上甚而跃,故耳鸣也。

  聋之为病,俗医率以悍燥烈之药制之,往往谓肾水虚冷故也。夫岂知水火之阴阳,心肾之寒热,荣卫之盛衰,犹权衡也,一上则必一下。是故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此平治之道也。夫心火本热,虚则寒矣;肾水本寒,虚则热矣;肾水既少,岂能反为寒病耶。”

  耳鸣为病,是感觉有其他声音的存在,如蟋蟀叫声、蝉叫声、流水声等声音干扰。耳为肾之窍,交会于手太阳、少阳、足厥阴、少阴、少阳。如果水虚火实,热气上冲,客其经络,冲于耳中,就会鼓其听户,随其脉气微甚,阳气上甚而跃,故发为耳鸣。

  耳聋为病,庸俗的医生往往诊断为肾水虚冷所致,一贯以悍燥烈(补肾壮阳)药物来治疗;哪里知道水火阴阳之分,心肾之寒热之别,荣卫之气盛衰之辩,一上一下,一升一降都需要去慎重考虑;治疗的时候气上冲就要抑制下行,下陷必须升之,这才是平衡阴阳之道。我们知道心属于火,为本脏热性,心虚就为寒之所患;肾脏本属于水,其性属寒,肾虚所患为热矣(虚热、虚火);肾水亏虚,哪来的寒邪为病呢?所谓耳聋有因水衰火实,热郁于上,使听户玄府壅塞,神气不得通泄。

  古人有一种检查是否耳聋的方法,叫做鸣天鼓。怎么检查呢?先人告诉我们,双手掌心闭塞耳朵,双手手指在后脑勺轮换敲打,耳如鼓音,是谓鸣天鼓也。如果脉气流行,而闭之于耳,气不得泄,冲鼓耳中,故能闻之。如有壅滞,则天鼓微微作闻;如若天鼓无闻,则听户玄府闭绝,而耳聋无所闻也。

  所以老人或久病之人,多为脉气衰而多病,头目昏眩,耳鸣或耳聋,上气喘咳,涎唾粘稠,口苦舌干,咽嗌不利,肢体焦痿,筋脉拘倦,中外燥涩,便溺秘结,此皆阴虚阳实之热证也,薯蓣丸主之。

  凡是治聋,应适其所宜,若热证已退,耳聋未见好转,当以辛热发之,三两服不愈者,则不可久服,恐热极而生其他疾病。若耳聋有热证相兼者,宜以退风散热凉药调之,热退结散而愈。如若耳聋较甚闭绝,亦为难愈。要谨慎考虑,不可攻之过极,反伤正气,若非其病,不可服其药,饮食同法。

  二、 针取穴

  《黄帝针经》云: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倾,目为之瞑。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肠为之苦鸣。下气不足,则为痿厥心。补足外踝下留之。此三元真气衰惫,皆由脾胃先虚,而气不上行之所致也。加之喜怒悲忧恐,危亡速矣。

  经过几十年的临床总结,我将即简单而行之有效的治疗耳聋耳鸣穴位归纳如下:

  特定处方穴,下关穴、蝶骨穴、翳风穴。临床运用的时候不要捻针,尽量做到凝神定,目无营物,神、、力合二为一,与针相融,候进针,至病所,皆用针居法主之,有立竿见影之效,如若无果,可根据临床诊断不同经络所患取不同的配穴,可参照以下方法取配穴:

  1. 聋而不痛者,取足少阳经穴的阳陵泉;

  2. 聋而又痛者,取手阳明经的合谷;

  3. 耳聋无闻者,取耳中穴,手小指次指爪上与肉交者,先取手,后取足。

  4. 耳鸣不休者,取手中指爪甲上,左取右,右取左,先取手,后取足。

  5. 耳中生风者,中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左刺右,右刺左;

  6. 肾亏火上者,取足少阴经的太溪穴、督脉命门穴;

  7. 手阳明之患,令人耳聋,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立闻;

  8. 三焦阻络者,取中渚穴;

  9. 少阳受邪者,取丘墟穴;

  10. 风痰阻络者,取丰隆穴;

  11. 暴聋暴鸣者,取四渎穴,天牖穴;

  b5c7f7de3727cde8e26d6323d3037a47.jpeg

  483845075f2ba2c097e3b5537de7a293.jpeg

  补充一下翳风穴的针刺方法,教科书上告诉我们直刺0.8~1.2寸,而我们取3寸毫针,直刺进入天部后,调转针尖,向下、向前与直角各成30的角度,徐徐进针,刺入2寸半至3寸,不要捻针,至出针,针时至耳内即可。

  三、辨证论治,针药组合

  670d0eb3055ba59bdf53f5966a3bcd5f.jpeg

  耳聋耳鸣从中医理论中大道至简来概括,耳为肾之窍,与手足少阳会于耳中,故耳病多于足少阴肾经、足少阳胆经和手少阳三焦经有关。

  《医林绳墨耳》第七卷:气虚耳聋,火聚耳鸣。此气者,少阴肾经不足之气也;火者,少阳三焦有余之火也,气当宜补,火当宜泻。针治疗取穴:气虚者,关元穴、百会前一寸;气闭者,四渎穴;少阴经气不足太溪;少阳三焦有余之火液门穴。虚则补之,实则泻之。

  耳病所致之由有七,有实热、有阴虚、有因痰、有因火、有气闭、有肝风、有胎原所发而为病;证有五,为鸣、痛、肿、聋、是也。大概新病多实,偏属于经,久病多虚,则偏于脏。但个别症候与心、肺、颈椎病变有关,我们应该从整体出发,不可拘泥。

  耳聋大部分都是因耳鸣诱发而来,除了气闭暴聋没有耳鸣以外,其他都是先耳鸣而后逐渐失去听觉,因此,中医先辈有因风而聋、因湿而聋、因虚而聋、因厥而聋、因猝而聋之分,但临床多从耳鸣治疗。

  1、少阳经病变引起的耳鸣耳聋

  耳鸣或如蝉嘈,或如水激,或如钟鼓之声,均系自觉症状。临床多分为虚实两大类,实证多由肝胆火气上逆所致,《内经》所谓“一阳独啸,少阳厥也。”多不伴有头痛脑涨,心烦易怒,脉象弦滑之象,三阳之病独取少阳,可用柴胡疏肝散、小柴胡汤或龙胆泻肝汤主之,大便干结可加芦荟以下降。

  柴胡24g 生地30g 赤芍15g 大力子10g 当归12g 川芎10g 连翘25g 黄芩12g 山栀子10g 天花粉12g 防风10g 炙甘草10g

  2、少阴经病变引起的耳鸣耳聋

  虚证多由肾亏阴火上炎,脑为髓之海,髓属于肾,如用脑过度,正所谓《内经》所云:“髓海不足,则脑转鸣。”多伴有头晕目眩,心悸腰酸, 三阴之病独取少阴,治宜滋补少阴,可用补肾丸加灵磁石主之。

  熟地30g 当归15g 菟丝子15g 肉苁蓉15g 山茱萸10g 黄柏12g 知母12g 破故纸10g 灵磁石15g 石菖蒲15g

  此外,怔忡患者亦有患耳内轰轰作声,其声与心脏跳动相应,入夜更为清晰,妨碍睡眠,多与心脏疾病有关,治宜养血安神方剂中加入远志、石菖蒲以通心气。

  当归身15g 川芎15g 炒白芍15g 生地黄30g 黄连3g 陈皮15g 白术21g 茯神30g 炒酸枣仁21g 炒柏子仁15g 炙甘草10g 石菖蒲15g 远志10g

  3、风与气相博引起的耳鸣耳聋

  耳聋和肺气有着密切关系,特别是因风耳聋、猝聋(暴聋)皆由外感风寒,不可误作肾或者是肝胆疾病所致,治疗的时候应着重考虑调气开郁、祛风化痰、温阳化气,温通经络之法。

  如桂香散加减:麻黄10g 桂枝15g 川芎10g 白芷10g 当归10g 细辛6g 附子9g 石菖蒲15g 木香6g 南星10g 木通6g 白蒺藜10g 风车子30g 炙甘草10g

  若患者阳虚引起的耳聋耳鸣,可以选择温阳化气,温中健脾,祛风通络,通关开窍,降逆化痰之法。

  如黑附子75g 干姜75g 桂枝30g 炙甘草30g 麻黄10g 细辛10g 生白术30g 法半夏30g 陈皮20g 石菖蒲20g 白芷15g 灵磁石20g 路路通15g 蝉蜕30g 生姜45g。

  因处方有些独特,所以煎煮中药也有独特的煎法。

  煎煮方法:

  1)附子先浸泡2小时,再煎1小时,之后与其它药物共煎1小时。

  2)其它药物加入生姜45g浸泡1小时,之后与附子共煎1小时。

  3)浸泡时加入足量的水,以免煎干,如若煎干,必须加入开水煎煮。

  4)上药共煎1次,分2~3服用,早晚或早中晚各服一次。

  4、元气亏虚引起的耳鸣耳聋

  耳聋有声音闭隔,一无所闻,也有不至无声,但听不真切,我们称之为重听,此证多因下元衰弱,精气不足,以年老者多见。这类患者通常可以采用益气养阴之法来处理。《医方集解》:“五脏皆禀气于脾胃,以达于九窍;烦劳伤中,使冲和之气不能上升,故目昏而耳聋也。”李东垣曰:“医不理脾胃及养血安神,治标不治本,是不明理也。

  治疗耳聋如河车大造丸:风车子45g 人参(或党参)30g 熟地30g 紫河车15g 天冬12g 麦冬12g 龟板15g 黄柏10g 茯苓10g 杜仲10g 牛膝10g 郁金10g 石菖蒲10g

  《中医药学大辞典》中说:“此方又能乌须黑发,聪耳明目,有夺天造化之功。”肾主骨生髓其华在发,开窍于两耳,该方能“乌须黑发,聪耳明目”说明有补肾强肾之功。古代医家,注重医德,多无虚言。能如此盛赞之,必有其理。

  治疗耳鸣如益气聪明汤:益气指本方有补益中气作用;聪明为视听灵敏,聪颖智慧之意。

  炙黄芪30g 人参15-20g 炒白术20g 升麻6g 葛根20g 蔓荆子10g 石菖蒲10g 砂仁10g(后下) 炒白芍15g 紫丹参20g 炒黄柏10g 炙甘草6g

  本方黄耆、人参、炙甘草补中益气;升麻、葛根升发清阳;蔓荆子清利头目;芍药平肝敛阴、黄柏清热泻火。服之可使中气得到补益,从而清阳上升,肝肾受益、耳聋目障诸症获愈,令人耳聪目明之意。

  加减及服用方法:便稀溏加车前子20g(布包),炒山药30g。每日1剂,用冷水(或温水)浸泡半小时后煎3次,共取汁约450-600ml,混合后分3次,饭后2小时温服。

  5、痰厥郁热引起的耳聋耳鸣

  耳鸣证,痰火上攻,耳聋耳鸣。或鸣甚如蝉,或左或右,或时闭塞,世人多作肾虚治,不效。殊不知此是痰火上升,郁于耳中而为鸣,郁甚则壅闭矣。若遇此症,但审其平昔饮酒厚味,上焦素有痰火,只作清痰降火治之。大抵此症多先有痰火在上,又感恼怒而得,怒则气上,少阳之火客于耳也。若肾虚而鸣者,其鸣不甚,其人多欲,当见劳怯等症。痰火风湿气闭可通。痰火因膏梁胃热上升,两耳蝉鸣。热郁甚,则气闭渐聋,目中流火,宜二陈汤加黄柏、木通、扁蓄、瞿麦;

  半夏15g 陈皮15g 白茯苓15g 炙甘草15g 扁蓄15g 木通10g 瞿麦15g 黄柏12g 生姜15g 石菖蒲15g 郁金12g

  6、颈椎病病变引起的耳聋耳鸣

  除此之外,还有颈椎病变引起耳聋耳鸣,也叫神经性耳聋耳鸣,临床上往往容易忽视。据我临床经验得知C1~C2椎周肌、枕肌感受风寒或高烧、或者外伤后残留瘀血,导致椎周肌、枕肌挛缩或无菌性炎症发生水肿或者错位引起病变,对耳大神经生理状态改变会发生耳聋耳鸣。除此之外,多般还会发生下症状:

  第C1会有头痛、偏头痛、高血压、失眠、健忘、倦怠、焦躁、眼花、呕吐、做梦、发汗、发烧、发冷、心悸、喉哑、呼吸不畅症状。

  局部痛及反射痛:急性或慢性在C0-C3之间,局部反射痛,有时向下反射到肩胛之,皮神经节反射痛,在头的顶部。

  第C2会有眼疾、盲视、斜视、耳疾、语、鼻窦炎、鼻过敏、重听、舌下腺炎、癫痫、声音沙哑、耳痛、头痛、头晕、耳鸣症状。

  局部痛及反射痛:急性或慢性,痛区在C1-C4之间;反射痛有时向上反射到耳后,有时向下反射到两个肩胛骨之间;皮神经节反射痛:在脸之中部(包括前额、眼、鼻、嘴)及后颈。且左右旋转受限,并有痛端。

  临床诊断:在第一和第二颈椎的棘突(棘上韧带、棘间韧带)、横突、以及枕肌和椎周肌处查找病变部位,如果这些部位的某一个或几个部位有明显的压痛或酸痛点或结节点,均为此部位有病变。病变部位也是针治疗耳聋耳鸣的治疗点。

  534a1667c896b5f864168fb75e46d13b.jpeg

  872fb27d16946a35e496f0e145613b24.jpeg

  触诊检查的时候依据指腹的感觉确定深浅,轻压疼痛较浅,重压就较深,针治疗的时候就有个把握尺度概念,多般在患侧取穴,因为此类患者一般都是一侧耳聋耳鸣(神经性耳聋耳鸣),很少双侧并发。

  针治疗:

  1. 依据诊断病变部位作为治疗点;

  2. 依据疼痛反映的深浅指定用针长短;

  3. 按照针的临床心法进行针刺,针尖到达病灶部位,至病所(有立竿见影之效),用神龙摆尾法,数秒出针;

  4. 针后补充手法,放松肌肉,在做颈椎整脊手法。三至五天一次,一般1~3次而愈。

  中药治疗:

  治宜疏风解肌,通关开窍,活血消肿,疏通血脉之法。处方如下;

  葛根60g 桂枝30g 赤芍药30g 白芍药15g 生甘草10g 升麻15g 白芷15g 防风15g 金荞麦15g 石菖蒲15g 灵磁石15g 风车子45g 路路通15g

  凡颈椎病所致的耳聋耳鸣,皆可以用之,一天一剂,水煎服,早晚各服一次。其效果在一二剂以内即有效果,临床疗效不胜枚举。

  四、临床举隅

  c10ef6dbd1892630041e5a262c2d7b80.jpeg

  1

  医案

  庞某,女,47岁,农民。

  1998年1月6日初诊:两个月前因情志不畅,出现右侧耳鸣,耳后部疼痛,伴有头晕,烦躁易怒,夜寐不安,胸闷,善太息。舌苔薄黄腻,脉弦。

  辨证:患者因情志不畅,肝郁化火,火热上逆则耳鸣,头晕,耳后痛。肝热扰及心神则烦躁易怒,夜寐不安。肝主疏泄,肝郁则胸闷善太息。舌苔薄黄,脉弦为肝火旺盛之象。

  治则:疏肝解郁,清热养阴。

  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12克,炒山栀10克,柴胡12g克,羌活10克,防风10克,川芎10克,当归12克,菊花12克,半夏12克,厚朴10克,茯苓15克,紫苏梗6克。7剂,水煎服。

  取穴:下关,蝶骨穴,翳风穴。

  手法:先取下关刺之,针居法,无果次刺蝶骨穴,无须捻针,直接用居法,无应再刺翳风穴,无须捻针,直接用居法,不留针,针后立效。

  1998年1月15日复诊:上法治疗两次后,耳后疼痛消失,头晕、耳鸣明显减轻,眠差好转。

  取穴:下关,蝶骨穴,翳风穴。

  手法:原方法不变。

  1992年1月23日复诊:已针两次,耳鸣声减小,间隔时间延长,但劳累后易复发,舌苔薄白,脉沉弦。

  更方如下;风车子45g 柴胡24g 黄芩12g 党参12g 半夏12g 炙甘草10g 生姜15g大枣5枚 牡蛎30g 竹茹15g 石菖蒲15g 灵磁石15g

  取穴:下关,蝶骨穴,翳风穴,加太溪、太冲。

  手法:同前。

  本病案应用针结合经方治疗,服用中药21剂,针3次,诸症悉除。

  2

  医案

  杜某某 患者,男,53岁,国企干部。

  2001年10月5日初诊:一个月前因外出劳累,突发两耳耳鸣,如钟鼓声,按压耳前则鸣声减小,劳累后加重,平素腰酸痛,下午为甚,头沉、眠差,口干,烦躁,在外院检查诊断为神经性耳鸣,服中西药无效,舌苔薄白,脉沉缓,左关弦。

  辨证:“腰为肾之府”,患者平素腰部酸痛,为肾阴亏之证,肾阴不足,不能滋养肝本,肝火从上,经气闭阻,故见耳鸣、头沉、口干、烦躁、眠差等症。

  治则:补益肝肾,开窍聪耳。

  取穴:下关,蝶骨穴,翳风穴,四渎穴、太溪。

  手法:先取下关刺之,针居法,无果次刺蝶骨穴,无须捻针,直接用居法,无应再刺翳风穴,无须捻针,直接用居法,不留针,针后立效。

  共针6次,双侧耳鸣完全消失,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3

  医案

  袁某,男,48岁,公务员。

  2010年3月7日初诊:患者7年前突感双耳鸣响,随之出现听力减退,眠不实,多梦。经检查诊断为“神经性耳聋”。曾采用高压氧及针灸中药等多种治疗效不著。耳鸣为低音调,左耳为甚。检查:双耳听力下降,舌苔薄白中心腻,有齿痕,脉沉缓尺弱。

  辨证:患者年近五十,肝肾阴虚,肝阳浮越于上故面颊潮红。肾开窍于耳,肾精不足,不能上荣于耳,则双耳闭塞不聪。

  治则:益肝肾,兼以潜阳。

  取穴:下关,蝶骨穴,翳风穴,四渎穴、太溪。

  手法:与前方法等同,3天针一次。

  80e0f571df27bd7703e00481e5d2ece8.jpeg

  二诊:上法治疗后,耳鸣、听力明显减轻。舌苔薄白,脉沉细左关弦,为加强滋肾养阴之效,兼用六味地黄汤加减。

  方药:山茱萸12g 淮山药12g 白芍10g 生地10g 甘草10g 菊花12g泽泻10g 茯苓15g 当归12g 细辛3g

  7剂,水煎服。

  取穴及手法:同前。

  5cd5640f7d8964eebb6330da2f673557.jpeg

  三诊:针2次后,兼服中药,听力略有增加,耳鸣明显减轻,舌脉同前。

  取穴:下关,蝶骨穴,翳风穴,四渎穴、太溪。

  手法:同前。

  80e0f571df27bd7703e00481e5d2ece8.jpeg

  四诊:前法治疗3次,耳聋明显减轻,听力增加,耳鸣时轻时重。苔净,脉沉细。阳亢情况已逐渐消退,在补阴药中可加温阳药物。

  方药:山茱萸12g 淮山药12g 当归12g 赤芍12g 川芎10g 灵磁石15g(先煎) 菊花12g 仙灵脾10g 肉桂10g 附子10g 怀牛膝10g

  7剂,水煎服。

  取穴:同前。

  830717dcb7f0cf88c2ed75ad851474cb.jpeg

  五诊:已针4次,耳鸣明显减轻,耳聋亦逐渐恢复,右耳原已丧失听力,现亦能听到钟表声,左耳听力恢复,一般讲话基本能听清。眠好,二便调,苔薄黄,脉沉细。按上法治疗一次,停针休息10天。

  5cd5640f7d8964eebb6330da2f673557.jpeg

  六诊:已针5次,病情稳定,耳鸣轻,鸣声小,听力恢复与正常比较稍差。舌苔薄白,脉沉缓。此疗程以清肝益肾、巩固疗效为主。中药以六味地黄汤加柴胡、龙胆草、石菖蒲、灵磁石等药,平肝清热通窍为主。

  共针6次,患者耳鸣大减,左耳听力恢复正常,右耳听力略差,余症悉除,服药巩固疗效。

  方药:风车子45g 山茱萸30g 淮山药30g 泽泻30g 茯苓45g 灵磁石45g 石菖蒲25g 赤芍30g 菊花30g 生地45g 龙胆草6g

  82324d9caf9cfb8ded07ea7c8a723c4f.jpeg

  按语:

经脉联络于耳,其中手、足少阳经与手太阳经脉均入耳中,故耳鸣、耳聋与此三经有着密切的关系。故针疗法治疗耳聋耳鸣依据中医整体观、经络学、解剖学的理论体系,大道至简地取了翳风穴、上关穴(蝶骨穴)、下关穴为主穴,调节气血阴阳平衡,激活耳神经感觉功能,达到疏通经络,开窍聪耳的治疗目的。

  《内经》中又曰:“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厥阴之胜,耳鸣头眩”。故在临床上要辨证审因,对证施治,才能提高疗效。

  案一为肝郁化火,火热之邪上逆而致耳鸣,头晕。故而泻肝俞、期门(俞募相配),以疏肝解郁,太冲为肝经之原穴,用泻法以清其源,即“病在上,取之下”之意,内关为手厥阴经之络穴,刺之可镇静安神。用中药龙胆泻肝汤加减,加强了清肝泻火的作用,病症明显减轻。补肾俞,以滋水涵木,故病愈。

  案二、案三均因肝肾阴虚,虚火上扰所致。补肾俞和配肾经原穴太溪,以滋肾培源,“壮水之源,以制阳光”,中药六味地黄汤加减,加强了滋肾培元的作用,针药相合而收效。

  校对:苏雪贞 蔡果宏 陈剑城

朱丽莉

  声明

  。中医在线论坛联盟提供支持。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本平台发布内容的版权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有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欢迎投稿:

  搜索“中医家''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中医资料。

  推荐下载:全新中医家APP,五十万中医人专属软件,只专注中医领域。【社区】以医会友,广交天下同道。【工作室】助力中医打造个人品牌,提升医患互动,创建自己的工作室。【会议服务】全国中医会议培训随时报名,轻松加入中医名师互动圈。下载地址: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