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国资国企“综改”试点 央地股权融合加速跨区域经营

www.tgyhc.com2019-08-15
?

推出国有企业“综合改革”试点。集中的股权整合加速了跨区域业务

时代周刊记者陈泽秀来自北京

随着国有国有企业“多次改革”和“双百行动”的推进,地方国有企业改革进入了加速期。

7月31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翁杰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双百企业”完成改革任务2,524项,占改革总数的31.24%。任务,工作进度比时间表更快。 “双百企业”通过同级和子企业的混合改革,引进了533.8亿元的非国有资本。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近日宣布,上海和深圳的“区域国有企业和企业综合改革试验”以及国家关键领域和关键环节的专项工作 - 沉阳独资企业(以下简称“综合改革试验”)已正式启动。

“国有企业改革初期已经完成了一批个体试点,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扩散阶段,难以入伍,全面转型。”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双”百行“是在企业层面探索全面推进改革,”综合改革试验“是改造从全面的企业改革向更广泛,更复杂的区域综合改革进行改革,探索适用于所有国有企业的改革。经验,而不是解决某企业的发展问题。

从企业到地区,国有企业改革已经蔓延到外部世界

去年8月,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启动了“双百行动”,由近200家国有企业子公司和200多家地方国有企业发起全面改革,涉及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公司治理结构和市场。管理机制,激励和约束机制等方面。到目前为止,“双百行动”综合试点单位已从398扩大到444。

近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发布了“双百行动”中遇到的常见问题,如“混合变更”审批程序,授权与分权,市场化就业机制,总量工资管理,中长期激励等。提出相应的政策措施。

同样是国有企业的关键改革。如何理解“双百行动”与“综合改革实验”的关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认为,“双百行动”主要针对特定企业的改革,旨在进行一系列改革。但是,“综合改革试验”将涉及产业布局,产业合作和资本运作的改革,是一项更全面的改革。 “最初的改革主要是飞行员,其中大多数是个体企业的试点。 “综合改革试验”是一项更全面,更全面的改革措施。“

这三项改革各有特色

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表示,试点区将实施“综合改革试验”,鼓励基层创新,全面推进国有企业改革“1 + N”政策,加强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的系统,整体和协同改革。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改革具有积极意义。时代周刊记者联系了上海和深圳的国资委,但另一方表示没有更新消息。

根据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此前发布的消息,三地国有企业改革有其自身的重点。

上海“综合改革试验”重点是深化对国有资产经营的集中统一监管,扩大员工持股试点范围,探索科技成果转化机制,拓宽外部董事来源改革。

深圳“综合改革试验”是推动“一,一政策”优化国有资产监管,探索限制性股票利用,超额利润分配,中长期绩效奖金建立长期激励和约束机制。

作为一个老工业城市,沉阳的专项改革主要是实现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目标和要求,积极稳妥地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全面解决留下的问题。历史,充分激发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活力。

“在改革安排方面,这三项改革各有特色。”刘兴国的分析表明,上海现已完成对地方财政国有资产的统一监管,具有探索和深化国有资产统一监管的基础;深圳市场化的就业机制和激励约束机制相对完整,充满创新活力,可以改善激励约束机制,提升创新活力。新成就;沉阳是一个古老的国有工业基地,历史遗留问题,国有企业活力相对不足。它对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和激发活力有着更迫切的要求。

事实上,“综合改革试验”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17年以来,深圳已向国务院SASASAC申请在深圳进行“综合改革试验”。

早在去年12月,上海市国资委党委副书记肖文高就公开表示,上海已制定了“综合改革试验”计划。

打破领土原则,整合中央与地方国有企业的公平权利

今年1月,深圳发布的《关于支持鼓励“双百企业”进一步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有关事项的通知》披露了深圳道路勘探“综合改革试验”的九项关键措施,包括定位准国有资产的功能,优化国有经济的战略布局,实施以资本管理为主要内容,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创新中央与地方合作模式,形成上下联动改革机制等。

刘兴国认为,探索中央与中央的新型合作模式是深圳“综合改革试验”的一个亮点。值得一提的是,7月20日,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正式宣布在集团层面引进广东省,广州市和深圳市的国有资本,总资本增加300亿元,成为中央企业拥有多个股东的集团。深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信息表明,中国南方航空集团的股权多元化改革是第一个采用中央企业模式和地方合作促进中央企业集团层面多元化改革的创新样本。

不仅深圳,而且中央企业和其他三个地区的国有企业将根据综合改革的需要实施相关政策,实现顶层设计与基层创新的良性互动。

刘兴国认为,“综合改革试验”打破了地域性原则。一方面,有利于实现中央企业和地方企业的制度公平,促进企业间的公平竞争;另一方面,探索国有资产监管和国有企业改革的国家象棋游戏建设。逐步打破中央企业与地方国有企业的边界。

“但是,'综合改革试验'也对当地国资委的协调和监督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刘兴国分析说,打破领土原则将迫使当地国资委创新体制,改善当地商业环境,增强地方对国家资本投资的吸引力。与此同时,随着改革的推进,地方国有企业可能会加快推进跨区域业务。如何有效地扩大对行政区域以外的国有资产的监管,要求地方国资委以加快监管的方式进行探索。

主编:张国帅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