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专家:如何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崛起?

www.tgyhc.com2019-08-17
?

占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人,特别是以颠覆性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制高点,能够引领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社会变革的未来,必将重塑国际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而生态系统具有深远的影响。

文|胡冰洋

与前三次工业革命不同,第四次工业革命(或工业4.0)更具颠覆性,革命性和爆炸性。例如,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重要技术必将走向融合。 5G技术,大数据,物联网,生物工程和可控核聚变将从医疗和教育的各个层面改变行业和社会。广泛的经济增长领域,如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可以说,任何占据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人,特别是以颠覆性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制高点,都能引领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社会转型的未来,必将重塑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社会。生态系统具有深远的影响。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国际竞争格局

德国,美国,日本和印度正在加快建设自己的国内产业4.0。跟踪工业4.0战略的发展和这些大国的颠覆性技术前沿,将有助于中国不断调整战略定位,逐步占据第四个工业革命的制高点。

早在2011年,德国就提出了“工业4.0”战略,其特点是利用最新的物联网,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技术实现经济运行的高度自动化和智能化。德国政府及其行业协会建立了指导委员会和工作组,以推进工业4.0战略,并在标准,商业模式,研发和人才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美国持续不断的颠覆性技术创新使其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有力竞争者。美国在基础研究方面具有长期优势,同时也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移动通信和地区。区块链等数字域具有潜在的技术优势。一些颠覆性技术,如Facebook的Libra加密数字货币,有可能颠覆当前的国际和国内金融体系。我们应该尽快关注这些颠覆性技术。

虽然日本在2015年推出了“机器人新战略”,但更合适的总结应该是“超级智能社会战略”,其中日本政府的重点是促进公共和私营部门在其长期愿景中的紧密结合,并大力推动其经济自动化和智能化。通过开发新能源,精准医学,大数据和物联网等技术,我们正在努力建立一个世界上超级智能的社会。

“数字印度”战略是近年来印度政府的主要战略目标。它主要包括建立数字基础设施,通过数字手段提供服务,以及提高数字素养和知识公平性。 2015年,印度启动了“印度制造”计划,以促进其向世界制造业中心转型。 2016年,印度政府推出了“印度商业计划”,旨在充分利用年轻印度人的技术实力,创造一个可持续和有影响力的创业生态系统。

在对上述大国工业4.0的战略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制定国际标准和话语权的权利已成为各国推进和领导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影响点。这也是中国在第一,第二和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落后于德国,英国,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的重要原因。

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地位,优势和挑战

2015年,中国还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发展计划,旨在十年内将中国打造成制造业强国,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端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节能和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学等十大关键领域,如高性能医疗器械。虽然这一战略受到美国政府的攻击,但也表明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国际竞争中具有先见之明,并且在推动工业4.0方面具有前瞻性的顶级设计,目前正在加速赶上第一梯队营地。此外,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带一路”倡议,李克强总理倡导的“大众创业,创新”和中国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为中国的创新创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总体而言,中国正在逐步步入并加速赶超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第一梯队,而在航空航天,移动支付,5G建设,人工智能应用创新,量子计算,物联网,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其他方面已具备一流的领导和竞争力,中国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高速铁路网建设等基础环境有望帮助中国实现“曲线超车”,加快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占领高峰;中国的产业政策优势,制度和制度优势,人才资源优势,以及中国完整的产业体系,巨大的市场规模和强大的应用方创新能力,都成为中国赶上并占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优势。

但是,我们仍然需要看到中国,日本,德国和其他国家在高端设备制造,机械自动化和智能,环境工程创新,生物工程创新和新材料创新方面存在巨大差距。首先,中国在基础科学研究,创新人才培养体系和引进海外人才,特别是外国人才方面存在较大的制度和制度缺陷。迫切需要关注和研究。其次,当前中美贸易战和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给中国依赖全球技术创新和跨越式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再一次,治理能力无法跟上颠覆性的技术变革,市场改革薄弱,区块链技术等一些颠覆性技术带来了系统性金融风险,当前颠覆性技术过分强调经济价值,忽视了人类和社会治理带来的社会治理问题。社会价值观是中国推动工业4.0的潜在问题和挑战。

关于推动中国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建议

(1)将产业政策与市场经济改革紧密结合。产业政策是推动中国工业4.0建设的重要手段。产业政策应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紧密结合,在市场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使产业政策更符合市场公平正义,产业政策与市场经济改革形成协同作用。

(2)积极维护国际贸易体系的规则。我们必须积极维护现有的WTO规则,促进全球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在维持现有国际贸易体系的同时,它并不反对包容性贸易规则的改革。但是,相关改革需要反映全球价值观并实现全球利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需要共同推动相关改革。少数发达国家单方面占主导地位。

(3)加快建设全球人才创新中心。在北京,深圳,杭州,上海,成都等地加快建设全球人才创新中心,大力引进海外创新创业人才和项目,重点引进全球华人等国外创新创业人才和项目。积极解决影响中国国际人才进入,工作和生活的制度障碍,推动外国人才签证,亲属居住,甚至归化等便利化措施的实施。

(4)积极参与或领导制定破坏性技术国际标准。创新和颠覆性技术应用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在于参与权和制定相关国际标准的权利。这要求政府,大学,研究机构,企业,社会组织等建立和加强信息交流机制,完善协同创新体系和机制,使中国逐步掌握国际标准发展的主动权和领导力。对于颠覆性技术。

(五)加快数字基础设施的软环境建设。推进国家大数据战略的实施,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首先,我们必须继续加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互联网和移动通信带宽,发展数字经济,数字金融,构建包容性数字社会和数字化中国。二是推动数据资源整合,重点发展大数据分析价值,注重数据安全保护。三是正确处理增加知识产权保护与促进知识流动的关系。有必要通过知识产权保护来激发创新的活力,并确保更快地促进和分享创新成果。

(6)注重技术伦理等软实力的建设。新技术革命的迅速发展,特别是颠覆性技术的发展,社会公平正义等问题带来的伦理价值,迫切需要在中国加以研究。在维护社会创新活力的同时,必须关注利益相关者的社会福祉。我们应该从贫富分化,人口老龄化,医疗保健和劳动力替代等社会问题的角度,积极构建中国工业4.0的软实力话语权。与此同时,我们将积极改善国内社会制度,并在技术或颠覆性技术的基础上重塑过去的社会价值观。我们将促进工业4.0建设与民生的融合,我们不能忽视它。

(作者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的研究员和特华的博士后研究员)

主编:霍琦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