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日本开了“水龙头”,韩国民意出现转变:日韩关系迎来拐点?

www.tgyhc.com2019-08-22
?

8月8日,日本政府在7月4日开始收紧对出口到韩国的三种半导体材料的出口管制后35天,首次批准从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材料中的一种。经过审查,该部日本经济,工业和工业部门决定,这些货物没有被用于军事装备的风险,因此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批准申请,这比标准的90天审查时间要早。作为回应,韩国政府也推迟将日本赶出白名单。

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日本和韩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在升级和发酵,而日本无意屈服,但此时它已经有所缓慢放缓。作为回应,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嘉诚表示,日本希望通过向国际社会表明出口到韩国是限制性措施而不是禁运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以便抓住制高点。国际舆论,并向韩国展示其贸易流向日本和韩国的流量。数量的控制以及出口限制的接收和释放取决于韩国对日本的政策。

日本控制“轻敲开关”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Hirohiro Shikong 8日也警告韩国,如果发现三种高科技材料使用不当,我们将采取综合措施防止此类情况再次发生,包括扩大申请审核。《中央日报》援引外国媒体分析人士的话说,日本在宣布出口后发出警告,这表明日本不愿意单方面停止对朝鲜的出口,同时对此外交投入更多赌注。

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韩国媒体在第9天的头版报道了很多关于日本政府首次向一些企业出口到韩国的许可证。 NHK表示,韩国媒体指责日本采取“敲诈战术”对付韩国,并指出日本正在“根据国际和国内抗日舆论调整出口管制”。

《中央日报》表示,业内人士和专家分析认为,日本批准出口相关材料的原因大致有两个。首先是考虑日本公司为实际利益做出的选择。该报道引述半导体行业人士的话说,“日本企业也呼吁他们的政府说,除了向韩国企业出口外,他们不容易出口,日本政府也开始认识到这种情况的严重性。 “另一方面,日本的战略就像基于国际舆论和韩国国内反应的出口限制下降或收紧。

李嘉诚认为,韩国的国内反日舆论已经愈演愈烈,日本不希望日韩关系失控,无法挽回。批准出口一些材料是一项救济工作;如果韩国企业找到替代品,日本对韩国的限制效果并不像以前想象的那么明显。

《东亚日报》据说,一方面,日本强调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措施不是禁运措施,另一方面,它表明可以根据情况加强出口管制。这表明日本对韩国的“双面战术”“表明了日本的遏制和控制日韩关系的意义。”

在韩国媒体上,有关日韩争端的大型报道,在指责日方方面,日本媒体并未表现出弱势。日本《产经新闻》9日报道称,美国权威研究机构指出,日本和韩国的反对责任在于政府。

据报道,美国着名研究机构的传统基金会于7日在华盛顿就“日韩贸易争端”进行了讨论。美国智库与对外关系协会(CFR)美韩政策计划主任斯奈德认为,作为韩国总统的温在应该平衡国内政治与外交政策之间的平衡,但他把慰安妇问题放在日韩关系的最前沿。为了巩固其在韩国的政治地位,它现在处于两难境地;温家宝在征用劳动力问题上的不作为也是日韩对抗的原因。

韩国暂停“白名单”议程并启动抗日“紧急情况”

韩国方面对8日日本解锁的“水龙头开关”作出了有趣的回应。一方面,韩国推迟了将日本赶出韩国出口白名单的议程。另一方面,温家宝9日对内阁进行了改组,使半导体领域的权威专家和着名的强硬日本人能够进入内阁。

根据9日关于《中央日报》的报道,韩国政府最初计划于8月8日将日本从白人国家名单中删除,但政府当天就日本出口法规的通信举行了部长会议。韩国工业,贸易和资源部表示,“战略物资出口系统讨论的结果是决定未来的具体内容和推广时间表”,这被解释为韩国对日本的调整。侧。

在暂停日本的白名单时,韩国还决定在进口日常煤灰方面大幅加强放射性和重金属测试。这可以看作是这样一个事实:一方面,韩国限制了与日本的经济战争的扩张,另一方面,它已经对日本的进口产生了“限制筹码”。

李嘉诚认为,这是因为韩国希望冷静下来应对与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贸易争端和贸易。韩国仍缺乏实力。 “简而言之,我不能打架。我之前必须打架,现在有一个出口,它会冷却下来,”李说。

9日,文在提名10名朝鲜部长级部长,重组内阁。据联合通讯社报道,在提到文蔚之前,青瓦台民政部长曹国是法律事务部长,并提名首尔国立大学电子信息工程系教授崔启荣为科学,技术,信息和通信部长,并提名民主党成员李秀和为韩国驻美国大使。

文在还提名了农业,林业,畜牧,食品和食品部长,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和金融委员会主席。这是在政府于3月8日取代中小企业部门七个部门负责人154天后重组内阁。

尽管温家宝的举动是针对明年的议会选举,但不能认为与当前的日韩摩擦无关。

日本《战略物资进出口公告修正案》itss的经济信息网站SankeiBiz指出,温在一曾评论说崔启荣在半导体领域拥有全球权威,他为促进韩国半导体存储器成为世界第一,做出了巨大贡献。温家宝对崔启荣的推动被视为对抗日本加强对韩国出口管制的对策之一。新任驻美国大使李秀和担任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首席代表。

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新任司法部长曹国。温家宝的忏悔提名和前清华泰民政局局长曹国维担任司法部长,被视为内阁重组的最大亮点。韩联社说,这表明了加快检察院改革的决心。

《产经新闻》有人指出,曹国被称为“批评日本的先驱”。在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管制措施后,曹国在其个人社交媒体Facebook上写道,他“侮辱韩国的主权并损害自由贸易”。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劳工征收问题,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那些否定,责备和歪曲事实的人应该称为亲日(在朝鲜语中,有叛徒)。

在困境下,韩国政界有不同意见,舆论也发生了变化。

《朝日新闻》7日的评论指出,美国政府和韩国联盟因政府积极努力改善与朝鲜的关系而受到削弱。最近几天朝鲜不断试射导弹,这使得温家宝想出了与朝鲜发展“和平经济”以应对日本和韩国之间的争端。美国国防部提出的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的建议使得韩国可能陷入安全困境。韩国政界也不同意如何突破困境。保守派倡导温和和解,以美韩,美日同盟为基础,恢复美国,日本和美国之间的三边关系,进步人士强调要在日本和日本之间取得胜利。日本。”战斗“。

在政治共识尚未达成共识的时候,韩国民意似乎经历了微妙的变化。日本《南华早报》详细报道了这一变化,例如在韩国媒体或社交媒体上呼吁“反安倍而不是反日”。此前,日本街头出现的“拒绝抵制日本”的旗帜在韩国引起了许多批评,称“日本游客不是敌人”,并要求取消旗帜以冷静地处理日韩关系。

韩国媒体也表达了“应该区分政府交流和民间反对派”的想法。《西日本新闻》介绍了一位韩国公民团体代表的声音,他说“为了在日本发挥作用,应该团结起来反对安倍政权的良心”。另一位首尔男性员工说:“我停止看到日本地方政府在停止与韩国的贸易后对日本政府感到失望。”他说,政治和非政府的交流应该是分开的。

根据NHK报告,韩国民意调查“韩国盖洛普”对1000人的调查显示,截至8月8日,韩国对韩国政府对日采取措施的回应比例为54%。 35%的受访者回答“错误”。针对“日本和韩国公司哪一方受影响较大”的问题,57%的受访者回答“韩国公司”,22%回答“日本公司”。

《韩民族日报》8月5日的评论指出,韩国国民自然会对日本的行为感到愤怒。政府也应该尊重人民的感情,但如果故意煽动反日情绪或采取极端行为,对国家不利。这次越久越平静,朝鲜人和日本人就是“邻居”,他们无法逃避彼此的生存。即使偶尔发生冲突,政府也必须为长期计划制定相应的对策。

预计本月底日本将采取第二轮措施加强韩国的出口管理。日本原料公司也在加速采取对策。例如,森田化学工业将于2019年在中国开始生产氟化氢。

李嘉诚总结了这一消息,希望日韩能够保持平静的待遇。目前,韩国和日本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两国所处的国际经济环境并不好。一方面,它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此外,两国的国内经济政策也有自己的弊病,增长乏力,经济。下降率已成为常态,如果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恶化,情况会更糟。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