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他不是院士,为何荣获“人民科学家”称号

www.tgyhc.com2019-10-06

2019-09-18 16: 16: 00观察员网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民的每日经济和社会”(ID:rmrbjjsh)

9月17日,有42人获得了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其中,叶培坚,吴文俊,南仁东(满族),顾方舟,成凯佳等五位科学家荣获“人民科学家”荣誉称号。

五位科学家中有两位不是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工程院的成员 Nan Rendong和Gu Fangzhou。 “'中国之眼'之父”南仁东的事迹众所周知。 “中国的“糖丸”之父古芳,鲜为人知。

顾方舟是谁?他为什么不是院士,为什么能获得这个荣誉?

昨晚,靖社军采访了他的女儿顾小满和院士李文辉,并查阅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一生一事顾方舟口述史》,并参考了相关新闻报道,以尽可能地还原一个真实的顾方。

一生的“糖丸”

说到“糖丸”,您可能在80年代和90年代之后没有听说过。比他们大的人不仅知道,而且还大多吃裹有糖衣的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

迄今为止,由于脊髓灰质炎(以下称为“小儿麻痹症”)和小儿麻痹症,还活着的老人也不方便走路。

顾先生毕生致力于脊髓灰质炎的研究,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控制脊髓灰质炎,并最终在中国实现根除脊髓灰质炎并长期保持无脊髓灰质炎的地位,惠及亿万儿童,为公共发展做出了杰出成就中国的健康。历史上的贡献被称为“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

顾方舟1926年生于浙江宁波。1944年至1950年在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院进修。他秘密加入共产党,参加革命工作。 1951年至1955年,他在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学习,并获得病毒学副学士学位。 1958年11月,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工作。

顾先生是中国着名的医学科学家和病毒学专家。他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长。他于今年1月2日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92岁。

1987年,他当选为皇家科学院院士。1989年,他当选为欧洲科学院,艺术与文学院士。 1992年,他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生活故事

放弃当医生,转而研究病毒

(内容摘录自范瑞婷在《人民日报》文艺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为了一种疾病的消失》。

他(顾方舟)早年失去了父亲。为了抚养一群孩子,母亲去了杭州学习助产士。后来,他与家人搬到天津,成为助产士。顾老说:“我学习医学是母亲的愿望。母亲经常说,当医生要某人为您治病时,您不应该要求别人。”他在危害国家的战争中成长,并因恶劣的工作环境目睹了人民。医疗条件很差,并且患有疾病甚至死亡。作为一个流血的人,他不能一个人静静地学习。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医生的职业,转而从事病毒学研究,以加入公共卫生事业。他认为,当医生可以拯救很多人时,他们可以参与公共卫生,但可以使数百万人受益。

人们可能会饿,猴子不会饿

(内容选自《健康时报》报告《病毒学家顾方舟逝世!他曾这样消灭了中国的小儿麻痹症》)

为了进行研究,必须有猴子进行实验。因此,中国医学科学院确定了实验室在云南昆明的位置,因为那里有猴子基地。

昆明当时没有成型实验室。 1960年,顾方舟一行七人来到这里。当时,每个人都很愚蠢。显然是一座贫瘠的山丘。除了猴子基地的猴子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居住的房屋。

此外,苏联还撤回了所有专家。许多研究人员认为疫苗研究没有希望。甚至有人建议取消该项目。

这时,昆明的顾方舟接到上级领导的电话:“你必须说实话,这可以做到吗?”

“有困难,但可以克服!”第二天,顾方舟开始与他周围的人一起建立实验室。

顾方舟清楚地记得,当时有些工作人员甚至没有穿整条裤子。这个洞穴是如此潮湿,以至于临时宿舍正在漏水,与室外没有什么不同。

培养的细胞需要一个恒温室,顾方舟和几位电工亲自建造了它们。没有冰库,他们将疫苗运回山上的肉厂冷藏。有时疫苗会背着十几只。

这些疲倦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饥饿。顾方舟回忆说,赶上自然灾害一天只能吃几种食物,体力旺盛,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一天都不能停止。

有一次,猴子屋发生骚乱。偷猴子的食物时发现了一个饲养员。每个人都在生气,但是顾方舟感到非常痛苦,人们非常渴望窃取猴子的口粮。

他告诉饲养员:人们可能会饿,但猴子不会饿。

在您自己和您的孩子上尝试

(摘录自周琼在健康新闻微信公众号8:00发布的《糖丸爷爷顾方舟:以身试“毒”,救了三代中国人》

1959年底,中国生产了第一批减毒活疫苗。在动物中进行临床试验后,它在猴子中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但是可以在人身上使用吗?需要使用人类进行临床试验。

顾方舟及其同事冒着尴尬的危险喝了第一批疫苗溶液。一周后,顾方舟及其同事的生命力稳定,没有异常。

这不足以保证成人的安全。小儿麻痹症的受害者主要是儿童,他们必须对儿童安全有效。接下来,顾方舟带着妻子为一岁儿子喝了疫苗。同事们还给孩子们注射了疫苗。

“实际上,什么都没有。”顾方舟说:“我们从事这项业务,我知道我不能带自己的孩子冒险。”事实证明了顾方舟的判断。

接下来的500万种疫苗进行了分发,测试和大规模测试。临床比较表明,活疫苗不仅安全,而且可以大大降低发病率。

为了方便保存,运输,分发和服用,顾方舟及其同事发明了“腐蚀药”。 1965年,“糖丸”在全国推广。当地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安装了用于冰棍的开瓶保温瓶,里面装有“糖丸”,然后将它们送到孩子们的手中。

父亲在女儿眼中:一位真正谦虚的绅士

顾先生的妻子李义万在离开之前曾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的教授。他们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和第二个是男孩,第三个是女儿顾小满。 9月17日晚,记者采访了顾小满。她回想起

在父亲的告别仪式上,母亲写信给父亲的小队:“要做一件大事,尽力而为;做一件大事,泽是后代”。这是我父亲一生的真实写照。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事情是该国儿童的健康。作为父亲的最小女儿,我从小就崇拜父亲。我父母那一代的知识分子有着崇高的奉献精神和责任心,以及强烈的家庭和国家意识。我们的年轻一代值得永远记住和学习。

在女儿的心中,顾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爸爸在我心中是位真正谦虚的绅士。他的内心特别纯洁,对名利和财产漠不关心。他爱国家,爱孩子,是一个充满慈善的人。在生活中,他是我兄弟的父亲,我照顾母亲。我的父母给了我最好的榜样。作为他们的孩子,我感到非常幸运和非常高兴。

研究后眼中的“孤老”:学者是很坚强的学者

“尽管我与顾先生的联系不多,但我非常佩服他。”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文辉是博士。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生。他的老师王树正是顾先生的同事。

9月17日晚,李文辉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从1997年至2001年是中国医学科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当时,顾周围的人称他为。倒了。我们办公室的大沙发仍然是顾老和他的老师留下的。我从我的导师那里知道,顾老是一位认真而受人尊敬的科学家。”

“ 2006年,在顾先生80岁生日的那一年,协和医科大学基础研究所举办了一次学术研讨会,庆祝顾老80岁生日。”李文辉说:“美国并应邀回国。报告完成后,顾老非常热情地鼓励我,让我做得很好。我的感觉是这位学者很强壮也很优雅。他年轻时应该很英俊。”

“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的是,当时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副主任说:尽管顾先生既不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也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工作和性格不比院士差,李文辉对此感叹。

在那之后,他和他的兄弟去了家中和医院看望顾老。 “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顾老作出了巨大贡献,这确实令人钦佩。”李文辉说,很高兴顾老晚年得到照顾,并评价了一级教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民的每日经济和社会”(ID:rmrbjjsh)

9月17日,有42人获得了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其中,叶培坚,吴文俊,南仁东(满族),顾方舟,成凯佳等五位科学家荣获“人民科学家”荣誉称号。

五位科学家中有两位不是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工程院的成员 Nan Rendong和Gu Fangzhou。 “'中国之眼'之父”南仁东的事迹众所周知。 “中国的“糖丸”之父古芳,鲜为人知。

顾方舟是谁?他为什么不是院士,为什么能获得这个荣誉?

昨晚,靖社军采访了他的女儿顾小满和院士李文辉,并查阅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一生一事顾方舟口述史》,并参考了相关新闻报道,以尽可能地还原一个真实的顾方。

一生的“糖丸”

说到“糖丸”,您可能在80年代和90年代之后没有听说过。比他们大的人不仅知道,而且还大多吃裹有糖衣的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

迄今为止,由于脊髓灰质炎(以下称为“小儿麻痹症”)和小儿麻痹症,还活着的老人也不方便走路。

顾先生毕生致力于脊髓灰质炎的研究,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控制脊髓灰质炎,并最终在中国实现根除脊髓灰质炎并长期保持无脊髓灰质炎的地位,惠及亿万儿童,为公共发展做出了杰出成就中国的健康。历史上的贡献被称为“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

顾方舟1926年生于浙江宁波。1944年至1950年在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院进修。他秘密加入共产党,参加革命工作。 1951年至1955年,他在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学习,并获得病毒学副学士学位。 1958年11月,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工作。

顾先生是中国着名的医学科学家和病毒学专家。他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长。他于今年1月2日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92岁。

1987年,他当选为皇家科学院院士。1989年,他当选为欧洲科学院,艺术与文学院士。 1992年,他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生活故事

放弃当医生,转而研究病毒

(内容摘录自范瑞廷的《《为了一种疾病的消失》,刊登在《人民日报》的文艺微信公众号中。)

他(顾方舟)早年失去了父亲。为了抚养一群孩子,母亲去了杭州学习助产士。后来,他与家人搬到天津,成为助产士。顾老说:“我学习医学是母亲的愿望。母亲经常说,当医生要某人为您治病时,您不应该要求别人。”他在危害国家的战争中成长,并因恶劣的工作环境目睹了人民。医疗条件很差,并且患有疾病甚至死亡。作为一个流血的人,他不能一个人静静地学习。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医生的职业,转而从事病毒学研究,以加入公共卫生事业。他认为,当医生可以拯救很多人时,他们可以参与公共卫生,但可以使数百万人受益。

人们可能会饿,猴子不会饿

(内容选自《健康时报》报告《病毒学家顾方舟逝世!他曾这样消灭了中国的小儿麻痹症》)

为了进行研究,必须有猴子进行实验。因此,中国医学科学院确定了实验室在云南昆明的位置,因为那里有猴子基地。

昆明当时没有成型实验室。 1960年,顾方舟一行七人来到这里。当时,每个人都很愚蠢。显然是一座贫瘠的山丘。除了猴子基地的猴子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居住的房屋。

此外,苏联还撤回了所有专家。许多研究人员认为疫苗研究没有希望。甚至有人建议取消该项目。

这时,昆明的顾方舟接到上级领导的电话:“你必须说实话,这可以做到吗?”

“有困难,但可以克服!”第二天,顾方舟开始与他周围的人一起建立实验室。

顾方舟清楚地记得,当时有些工作人员甚至没有穿整条裤子。这个洞穴是如此潮湿,以至于临时宿舍正在漏水,与室外没有什么不同。

培养的细胞需要一个恒温室,顾方舟和几位电工亲自建造了它们。没有冰库,他们将疫苗运回山上的肉厂冷藏。有时疫苗会背着十几只。

这些疲倦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饥饿。顾方舟回忆说,赶上自然灾害一天只能吃几种食物,体力旺盛,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一天都不能停止。

有一次,猴子屋发生骚乱。偷猴子的食物时发现了一个饲养员。每个人都在生气,但是顾方舟感到非常痛苦,人们非常渴望窃取猴子的口粮。

他告诉饲养员:人们可能会饿,但猴子不会饿。

在您自己和您的孩子上尝试

(摘录自周琼在健康新闻微信公众号8:00发布的《糖丸爷爷顾方舟:以身试“毒”,救了三代中国人》

1959年底,中国生产了第一批减毒活疫苗。在动物中进行临床试验后,它在猴子中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但是可以在人身上使用吗?需要使用人类进行临床试验。

顾方舟及其同事冒着尴尬的危险喝了第一批疫苗溶液。一周后,顾方舟及其同事的生命力稳定,没有异常。

这不足以保证成人的安全。小儿麻痹症的受害者主要是儿童,他们必须对儿童安全有效。接下来,顾方舟带着妻子为一岁儿子喝了疫苗。同事们还给孩子们注射了疫苗。

“实际上,什么都没有。”顾方舟说:“我们从事这项业务,我知道我不能带自己的孩子冒险。”事实证明了顾方舟的判断。

接下来的500万种疫苗进行了分发,测试和大规模测试。临床比较表明,活疫苗不仅安全,而且可以大大降低发病率。

顾方舟和他的同事发明了“小儿麻痹症糖丸”以方便保存,运输,分配和服用。 1965年,“糖丸”在全国范围内普及。全国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将装满冰糖的开瓶保温瓶装满了“糖丸”,并一一送到儿童手中。

女儿眼中的父亲:一个真正谦虚的绅士

顾先生的妻子李一冠退休前曾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的教授。他们有三个孩子,最大的,最大的和第二个是男孩,第三个是女儿,顾小满。 9月17日晚,记者采访了顾小满。她回想起

在父亲的告别仪式上,母亲写给父亲的对联是:“做一件伟大的事,向他鞠躬;做一件伟大的事,造福被子”。这是我父亲一生的真实写照。他一生中最关心的是全国儿童的健康。作为父亲最小的女儿,我从小就崇拜父亲。我父亲这一代的知识分子具有崇高的奉献精神和责任心,以及强烈的家庭意识,这值得我们年轻一代的永恒记忆和学习。

在女儿的眼中,顾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爸爸在我心中是一位真正谦虚的绅士。他心地纯洁,对名利和财产漠不关心。他爱他的国家和孩子。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在生活中,他是我和我兄弟的慈爱父亲,并且他也特别照顾他的母亲。我的父母为我树立了最好的榜样。作为他们的孩子,我感到非常幸运和幸福。

中学生眼中的“孤老”:老爷子很有学问

“尽管我对顾先生的看法不多,但我非常欣赏他。”李文辉,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早年曾在北京协和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任医生。他的导师王树辉是顾先生的同事。

9月17日晚,李文辉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从1997年至2001年是中国医学科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当时,顾周围的人称他为。倒了。我们办公室的大沙发仍然是顾老和他的老师留下的。我从我的导师那里知道,顾老是一位认真而受人尊敬的科学家。”

“ 2006年,在顾先生80岁生日的那一年,协和医科大学基础研究所举办了一次学术研讨会,庆祝顾老80岁生日。”李文辉说:“美国并应邀回国。报告完成后,顾老非常热情地鼓励我,让我做得很好。我的感觉是这位学者很强壮也很优雅。他年轻时应该很英俊。”

“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的是,当时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副主任说:尽管顾先生既不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也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工作和性格不比院士差,李文辉对此感叹。

在那之后,他和他的兄弟去了家中和医院看望顾老。 “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顾老作出了巨大贡献,这确实令人钦佩。”李文辉说,很高兴顾老晚年得到照顾,并评价了一级教授。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