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80后航空工匠刘若斯:从不把时间浪费在停留和等待上

www.tgyhc.com2019-12-25

刘雷克斯及其团队成员

Dongfang.com记者谢敏3月28日报道称,中国商飞是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名片。 位于张江的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是中国商用飞机发展大型飞机的重要基地。 2015年11月2日,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大型客机首架飞机正式下线,11月29日,ARJ21新型支线飞机正式交付使用。 中国商用飞机公司35岁以下的年轻人中,超过75%负责大型国产飞机的设计和制造。大型国产飞机的核心技术掌握在这群80后和90后的“年轻人”手中。

C919大型客机的结构设计总监刘雷克斯是“80后”和“老手”。2005年毕业后,他先后担任前起落架设计师、机头设计师、舱门设计师和舱门主任,并负责ARJ21-700的相关设计工作。 目前,他负责C919大型客机的结构设计和研究。

追求完美的工匠精神

在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COMAC设计研究中心),有一群退休的和重新雇用的老飞机设计师。他们中的许多人参与了“云10”的设计和研究。现在,他们再次将剩余的能量投入到新型大型国产飞机的制造过程中,为年轻团队提供支持。 刘若斯说,当他第一次来到设计院时,这些“老巫师”苛刻的工作规则经常让他“感到非常不安”。 他们不得不询问每一幅画和每一个数据,并且已经被退回、纠正和训斥了无数次。 但是过了很久,“老法师”的工作态度,也就是接近一个角落的态度,慢慢蔓延到了刘雷克斯身上。 他说不断改进是飞机应该有的职业态度。我们手中的每一个数据和每一条线都直接关系到飞机的安全。

“宽敞”是C919的一大优势,在宽敞的背后是年轻设计团队在过去几年中的不懈努力。C919的每次调整都涉及设计。 刘若斯是飞机设计研究院结构部副部长。 他告诉记者,设计部门在晚上8: 30下班是“正常的”,每一次加班通常都是通宵轮班。 刘雷克斯记得,他和他的团队曾连续两个月在飞机制造车间现场处理热压罐成型问题。设计团队和材料、强度、制造和质量团队每天都在同一地点。 “通常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压一块板。我们在两个月内压制了九块木板 刘雷克斯说,“与金属材料相比,以热压罐成型为主要制造工艺的复合结构零件要复杂得多。 "

C919具有创新设计推进系统集成设计,集成了飞机发动机的两个产品,连接发动机和机翼的悬挂结构设计在一起。 一般来说,飞机的发动机是与悬挂结构分开设计的,但在C919的整体设计中,发动机设计者和悬挂结构设计者首次实现了“你有我,我有你”的理想状态。

不依赖“绝望的三郎”

当刘雷克斯的部门收到设计ARJ21-700飞机通风窗的设计任务时,其他飞机通风窗只有一个样品放在技术员面前,很少有图纸和文件可供查阅。 “我来做!”主动承担这项任务的年轻人是刘雷克斯(Liu Rex),他刚刚到达结构部门,目前正在进行13个机身框架的设计。 设计不仅需要了解通风窗的原理,并在图纸上反映出原理,还需要将这些图纸转化为实际产品。该产品还需要通过严格的适航验证。 首先咨询老专家,然后研究通风窗的原理,了解通风窗的功能,然后繁琐的比较模型和材料。 30天720小时后,刘雷克斯不仅拿出符合飞机要求的通风窗配置,还指导和协助制造商制作出通风窗。 后来,这个通风窗应用于ARJ21-700的01平面

作为一名团队领导,刘若斯经常不得不在生产现场和测试单元之间穿梭,出差已经成为常态。 同事们“透露”他经常在周五晚上出差,利用周末时间解决现场测试单元的现场问题,周日晚上返回,周一返回工作岗位。 如果他需要在工作日出差,他也将完成当天的工作,直接从办公室去机场,完成工作后立即返回工作。 为了确保第一架C919飞机下线,刘雷克斯被任命为项目经理,负责中国航空工业红都公司工作包的前机身和中后机身在江西省南昌市的交付。 同事们经常看到刘若思早上还在飞行学院的办公室,下午已经在Xi安或洪都了。 当时,刘若思每月至少要去洪都四次。 面对这样一种“特殊”的旅行方式,刘若思说:“这只是为了尽快解决问题,而不是在停留和等待上浪费时间。” “

在ARJ21和C919飞机模型的开发过程中,刘雷克斯完成了大量的飞机结构部件设计、方案论证和数模分配工作。 在ARJ21的生产和组装阶段以及C919的试生产阶段,刘雷克斯已经在生产现场工作了很长时间。他不记得他失业了多少次,度过了多少个夜晚。"晚上,在生产现场工作的感觉实际上相当不错." ”他笑着说道

团队管理:每个人都很好真的很好

刘若思的结构部门一线团队有近200名设计师,负责C919的40,000多个结构部件和800,000多个紧固件的设计。多达87家供应商需要协调,116种产品需要独立交付。 “承包商”刘雷克斯知道,即使他有三个头六只胳膊,他自己也无法处理如此庞大的项目。 面对人力资源短缺,他整天玩弄兄弟们的“点子”,并采取了一些行动。第一步是个“点”:设立综合管理室,管理规划资金管理、系统集成管理和适航管理。通过管理流程的逐步改进,他破茧而出,化繁为简,减轻了设计负担,确保了所有设计师更加注重技术工作。 第二步是33,354个“接近”:专业互助和资源动态管理。对于一些任务紧张的职业来说,其他相对舒适的职业火线支撑,如中央机翼支撑舱和中后机身支撑前机身。 因此,团队的工作目标、工作思路、总体结构、人员构成、工作模式等。从高层确定,为团队管理和工作发展的精细化奠定基础,为推动团队改革积累经验。

技术娴熟,善于学习,他会创造性地解决难题 在刘若斯的领导下,该团队于2014年5月和9月首次完成了C919飞机大部分部件的交付,为C919飞机的最终组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国内大型飞机的研发和制造贯彻国家战略。C919在今年的两会中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商飞时发出了一项重要指示:建造一架大型飞机 在总书记指示的鼓舞下,商飞有了更典型的像刘若思那样的“伟大的乡村工匠精神”。在他们的斗争下,一定会有更多中国自主研发的大型飞机在蓝天上翱翔,带着翅膀实现“中国梦”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